玩銀 Blog

非關情事

  • Parent Category: 部落格

20112 0418 p1
飾品業的大日子莫過於情人節。


每年都有專為過中國情人節、西洋情人節、白色情人節而來找尋禮物的痴心人們。
看著買到好禮物歡喜離開的有情人,我們也跟著歡喜,希望他們長長久久,最好是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而,成了眷屬之後呢?

每天生活在一起,喜怒哀樂都會被對方看到。
柴米油鹽之外,還有很多雜事瑣事心事需要分享承擔。也許不美,但這就是Real life真實生活。

累的時候,你是不是仍想把頭靠在他()的肩上?
脆弱的時候,她()是不是還願意來給你一個擁抱?
有時候不累也不疲倦脆弱,只是想跟他()共享一段靜謐,所以,靠在一起。


這些舉動很像愛情,可是其實已經超越愛情,而成為「生活」。

星空

  • Parent Category: 部落格

2012 0322 p1

玩銀小店員說 已經想好爸爸下一把壺的題材

【星空】

她要一片星空

遙遠的星空裡 究竟有什麼

要怎樣 可以看看那遙遠的星空

給妳一片星空 未來也許再給妳一片晴空

願妳的宇宙遼闊無垠

我們是好人,請勇敢按鈴

  • Parent Category: 部落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 0321 p1
玩銀工房的工作室在二樓。

老公寓的樓梯有點陡,每每客人下樓時,我們都會提醒客人小心步伐。

Read more...

玩銀有畫

  • Parent Category: 部落格

2012 0111 p1
玩銀工作室有面很大、很空的白牆,從以前就想:〝這面牆好適合展畫和照片。〞

99年中,重新裝潢以後, 大面牆刷成了灰色,還是好適合放點兒什麼來展示,於是我們辦了〝十年一瞬〞素人小攝影展,在大牆上分享大家的吉光片羽,牆果然熱鬧了起來。

攝影展結束,牆又安靜了。

工作也很忙,沒有時間幫牆找畫面。

一直到某天跟朋友M聊天,隨口問起她妹妹瑾怡近況,M說瑾怡持續畫著,也想展畫,但沒有明確的場地。我自然的接話:〝玩銀這片牆很空,歡迎來使用啊。〞M說會再轉告妹妹。

之後,玩銀全員投入義賣跳蚤市場的準備,空牆在義賣當天貼上了銷售清單,雖然不美,但是意義非凡。

活動過後,牆再度寂寞,這時收到瑾怡發來的訊息:〝記得你曾說可以將畫放在玩銀展,
有這樣的可能嗎?〞

我們非常有效率的約了見面時間,聊了些瑾怡創作的想法,雖然是認識很久的朋友, 但以前很少有機會跟安靜的她聊天,這幾年都是看到她的手縫布偶、衣服,關於她的畫風,我的記憶停留在十年前強烈的紅色抽象。

走的時候瑾怡說:〝我的畫白白的喔。〞

〝白白的?〞 我心裡納悶著。

一週後,畫很準時的送來了,跟我10年前的記憶完全不同,瑾怡的畫,有一種夢幻的淡彩,
似乎偏抽象,但仔細看著畫,觀者會有自己的想像浮出來,構成自己的故事。

看著其中一幅,我說出自己想像的故事,問瑾怡:〝是嗎?是這樣的故事嗎?〞 瑾怡笑一笑,說:〝很好啊〞。

問瑾怡:〝關於你的畫,有什麼你希望我們特別跟客人說、或不說的嗎?〞。
她還是笑著說:〝都好啊,沒有什麼一定要說或不能說的〞

我又忍不住發表心得:〝瑾怡,你的畫裡好像都有偷藏一些動物,是不是因為你很想養動物又不能養?〞

這次瑾怡像被破解秘密的小孩一樣地笑出來:〝對ㄟ,我對動物、老人、小孩最有興趣了!〞

我知道了!瑾怡期待的,是不一定要懂她的創作想法,但卻可以〝感受她〞的客人。

佈完畫,我說:〝這些畫不能算是白白的啊?〞

瑾怡也突然恍然大悟:〝對,因為玩銀的牆是灰色!〞

突然之間我們都好開心,好像玩銀的灰牆做了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 0111 p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歡迎來玩銀工作室看瑾怡的的畫,對著畫,發展你自己心中的故事。

還有,也請看看瑾怡的部落格,她的文字簡單卻動人。

玩銀有畫

  • Parent Category: 部落格

2012 0111 p1

 玩銀工作室有面很大、很空的白牆,從以前就想:〝這面牆好適合展畫和照片。〞

99
年中,重新裝潢以後, 大面牆刷成了灰色,還是好適合放點兒什麼來展示,於是我們辦了〝十年一瞬〞素人小攝影展,在大牆上分享大家的吉光片羽,牆果然熱鬧了起來。

攝影展結束,牆又安靜了。

工作也很忙,沒有時間幫牆找畫面。

一直到某天跟朋友M聊天,隨口問起她妹妹瑾怡近況,M說瑾怡持續畫著,也想展畫,但沒有明確的場地。我自然的接話:〝玩銀這片牆很空,歡迎來使用啊。〞M說會再轉告妹妹。

之後,玩銀全員投入義賣跳蚤市場的準備,空牆在義賣當天貼上了銷售清單,雖然不美,但是意義非凡。

活動過後,牆再度寂寞,這時收到瑾怡發來的訊息:〝記得你曾說可以將畫放在玩銀展,
有這樣的可能嗎?

我們非常有效率的約了見面時間,聊了些瑾怡創作的想法,雖然是認識很久的朋友, 但以前很少有機會跟安靜的她聊天,這幾年都是看到她的手縫布偶、衣服,關於她的畫風,我的記憶停留在十年前強烈的紅色抽象。

走的時候瑾怡說:〝我的畫白白的喔。〞

〝白白的? 我心裡納悶著。

一週後,畫很準時的送來了,跟我10年前的記憶完全不同,瑾怡的畫,有一種夢幻的淡彩,
似乎偏抽象,但仔細看著畫,觀者會有自己的想像浮出來,構成自己的故事。

看著其中一幅,我說出自己想像的故事,問瑾怡:〝是嗎?是這樣的故事嗎? 瑾怡笑一笑,說:〝很好啊〞。

問瑾怡:〝關於你的畫,有什麼你希望我們特別跟客人說、或不說的嗎?〞。
她還是笑著說:〝都好啊,沒有什麼一定要說或不能說的〞

我又忍不住發表心得:〝瑾怡,你的畫裡好像都有偷藏一些動物,是不是因為你很想養動物又不能養?

這次瑾怡像被破解秘密的小孩一樣地笑出來:〝對ㄟ,我對動物、老人、小孩最有興趣了!〞

我知道了!瑾怡期待的,是不一定要懂她的創作想法,但卻可以〝感受她〞的客人。

佈完畫,我說:〝這些畫不能算是白白的啊?

瑾怡也突然恍然大悟:〝對,因為玩銀的牆是灰色!〞

突然之間我們都好開心,好像玩銀的灰牆做了一件好事。

2012 0111 p2

歡迎來玩銀工作室看瑾怡的的畫,對著畫,發展你自己心中的故事。

還有,也請看看瑾怡的部落格,她的文字簡單卻動人。

Scroll to Top